刘云成

作者 :系统管理员 来源 :山东省民政厅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13-12-20

1 2 »下一页


革命志士女中豪杰

——记刘云成烈士

 

 

 

刘云成,女,19215月出生于博山县第二区樵岭前村。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,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任博山县第二区妇女抗日救国联合会会长。19421017日,在博山、莱芜交界处的吉山战斗中光荣牺牲,时年21岁。

刘云成的家庭世代以务农为主,种有几十亩山皮薄地,在山村中堪称小康之家。祖父刘序贡是清朝秀才,当了一辈子“教书匠”。父亲刘中和也教书,但他受大革命思想的影响,成了博山县早期接受马列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之一,1926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9年,在国民党反共高潮中被捕入狱,后取保获释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他带领全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。19399月,被各界民众推选为博山县第二区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区长。因此,刘云成自幼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,是樵岭前村最早冲破封建礼教,同男孩子一样进“洋学堂”念书,有着一双大足的女孩子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年仅17岁的刘云成,在父亲和博山县妇救会副会长张国峰的帮助教育下,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抗日战士,成为博山县二区最早参加革命活动、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女青年。

19399月,博山县第二区各界妇女抗日救国联合会成立,她被选为第一任妇救会会长。在她和父亲的影响带动下,1941年农历正月初,年仅13岁的弟弟刘同懋也参加了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旅,成了一名“小八路”。

刘云成一家3口参加抗日救亡活动,被人们誉为“抗日之家”,至今仍被乡亲们传为佳话。

1940年春,刘云成参加了由中共泰山地委在莱芜县和泰安县的大王庄、北山溜、虎口崖一带举办的党校轮训班。由于当时环境恶劣,根据地军民生活非常困难,党训班学员连窝头、咸菜也难以填饱肚子。博山县二区参加这期党训班的10名同志,由刘云成、郑玉华二人带队,学习虽只有两个月,但部分同志由于受不了艰苦的生活而请假回家或不辞而别。年龄小、在家从未受过苦的刘云成却坚持了下来,经受住了艰苦生活环境的考验,在她的带动和影响下,到党训班学习的郑玉华、夏文贞等也和刘云成一道坚持了下来。

1940年秋,刘云成和各区救会长、青救会长等6人一起到莱芜文泉观参加泰安专区抗日积极分子代表大会,时逢秋雨连绵,连续几天没停雨,山路泥泞,一步一打滑,从博山二区到莱芜文泉观100多里山路,刘云成和其他干部从夹山村出发,一步一滑地摸黑走夜路,人人脚上磨起了血泡,在恶劣残酷的环境中锻炼成长起来的坚强战士刘云成,经受住了考验,和同志们一起克服困难,终于到达目的地。

19413月至11月,日寇在华北推行第一次和第三次“治安强化运动”,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“清乡”、“扫荡”和“蚕食”。抗日战争进入了最困难的阶段。

为了加强抗日实力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应付可能出现的事变,中共山东分局于74日发出了《抗战第五年的山东十项建设运动》的指示,指出了抗战第五年中建设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奋斗目标。省妇救会立即发出贯彻山东分局这一指示的号召。妇救会长刘云成便走村串户发动各界妇女,传达贯彻山东分局的指示,组织动员各界妇女积极参加战时动员,完成战时各项支前任务。刘云成不怕艰苦,翻山越岭,到各个村组织青年妇女上识字班,站岗、放哨、盘查行人、防奸防特,发动群众“坚壁清野”,实行“三空”(搬空、藏空、躲空),以对付敌人的“三光”政策。由于她工作出色,认真负责,二区妇救会各项工作多次受到区、县有关领导的表扬。这位年轻的妇救会长,得到了广大群众特别是广大妇女群众的拥护和爱戴。

1941年严冬,天寒地冻,大雪封山,海拔近千米的禹王山银装素裹,弯弯曲曲的山路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雪,就是常年在深山中采药、砍柴的山民在山上行走也非常困难。此时,二区政府接到县政府的通知:有支主力部队由于常年在山区活动,很多战士脚上的鞋早已磨破,赤着脚行军打仗,要求二区为部队赶做军鞋800双。接到任务后,刘云成白天黑夜走村串户,发动全区妇女日夜做军鞋支援子弟兵,按时、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由于她工作做得细、做得好,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桃花泉、牛角两个村的妇女一次就完成军鞋300多双。

1942416日,中共山东分局根据《中共中央关于在职干部教育的决定》,颁发了相应的决定,要求在职干部教育应注意中央所规定的业务、文化、政治和理论教育4个方面。为了加强在职干部的培训,中共泰山地委举办了为期3个月的县、区脱产干部和部队连排级干部轮训班。刘云成参加了这期学习班。在宝贵的3个月学习期间,她如饥似渴、刻苦努力地学习,无论是集体听讲还是小组讨论,她精力集中、发言热烈、不耻下问、虚心求教。通过学习,她的政治、军事、文化水平都有了很大提高,成为全中队的一名优秀学员。

为了防止日寇的突然袭击,学习班几乎天天移防,采取“游击学习”的办法,在博山—淄川—莱芜边界地区的深山中进行。虽然干训班行动较为秘密、隐蔽,但仍然引起了日寇的注意。于是,日寇调集5000余兵力对泰山地区党政军机关和干训班进行大规模、大范围的围剿,妄图扑灭泰山地区的抗日力量。

1 2 »下一页